庄河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墨自调笔自制刀自磨

发布时间:2019-09-13 15:17:36 编辑:笔名

墨自调 笔自制 刀自磨

日前走访了钟国康位于茂德公草堂内的工作室“德印社”,与这位别具一格的书家印人有了一番对话。

篆刻最见我的个人性情,爽落干脆

:在诸多艺术门类中选择篆刻,跟你的个性有关吗?

钟国康:我有一方印,名“存我”,边款上书:“书之妙者,固有前贤往哲在,而犹需有活生生之我也。”这正是我的性情。篆刻最能体现个性,它的工具是刀,刀在石上走,崩崩裂裂,犹如我的说话行为一样,爽落干脆,我一边工作,还一边得以欣赏自己的个性,还有比这更好的事吗?

:都说你把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为什么却把书房命名为“寄缶庐”?“寄”是寄萍老人齐白石;缶是缶庐吴昌硕,他们代表着近现代中国书法、篆刻艺术的两大高峰。

钟国康:搞艺术者心气不高不行!我是师“寄”而友“缶”,取法乎上直指巅峰。

:难怪你说,这一辈子,你只是经营“钟国康”三个字。

钟国康:学古人的东西,首先要找到一个门进去,最终才有能力将所有的门都放倒,从四面八方出来。比如我早年,甘为“寄缶”门下走狗,学谁像谁。一些作品流到拍卖市场,以假乱真,竟被高价拍卖出去,我反而非常痛苦。“钟国康”三个字一点都没价值,卖的钱都是冒别人的名。

后来读了齐白石所说的“学我者生,似我者死”,才幡然顿悟。学艺术不要太听老师的话,要做坏学生。一个老师(注:钟将此字念为“丝”)就是一根蚕丝,当你有了100个老师的时候,老师的丝就变成了绳索,会把你捆得死死的……从那以后,我把老师都当成靶子,闭关12年,为的是挣脱每一根缠着我的丝。

做坏学生,四条腿的老师最管用

:所以你没有老师?

钟国康:我的老师是“四条腿”的——书柜就是我老师。20来岁的时候,我把自己的印谱从老家带到广州请名家指导,当时的着名篆刻家、学者黄文宽教授叫我全部烧了吧。于是我就真的把印谱全烧了,印章也全给磨平了。然后把中国古今名家的作品都买回来放到书柜里,日夜琢磨。

:这就是你12年的闭关?

钟国康:我有意识地“闭关”是从1991年开始的,直到2003年。“闭关”期间,我每天都在家里读书、临帖、刻章,吟诗,很少下楼。

我家在深圳闹市的7楼,我每天站在7楼的阳台上,看楼下人来人往。我楼下有几间小食店,他们起早摸黑,半夜才关店,天没亮就又起床生火了,是他们让我明白了生命的尊严和珍贵。

:你说你读的是“天书”?

钟国康:所谓“天书”,就是一个“悟”字,这才是我真正要学的,从7岁到现在,我从未停过。我刻印为的不是刻印,是让人感受到中国的传统,讲的是“道”。

把工作安排到136岁,90岁出家

:你刻章几乎是手起刀落,几分钟即成,篆字都在你脑子里?

钟国康:离开篆字,印章就是砖画,我刻篆字,从来不要查。你看我的印章,有握毛笔的效果,刀味、石韵,像出土文物,有风化的古韵;我装订原拓的线装书,用宣纸、印泥,有一脚踏进泥中的感觉,是现代的线装书。荣宝斋给我出版书法篆刻作品集,我自己设计。书不但是可以看的,也是可以把玩的,看书边,我做的是机械毛边,烫银,加工创意之后,书本身就是艺术品,不仅仅是书。

:看你写字,破笔头、臭墨汁,提笔就写,毫不踌躇。

钟国康:我的破笔头,别人都不能用,用了都写不了字。墨汁是我自己调的,别看它臭,它很贵,我用了十多种配料来调制,有麝香在里头。我写字是长锋、轻毫、饱墨、硬写,有如刀刻,有金石味,有风吹草动之感。你看到我第一笔是在空中泼墨,如屋漏痕。

我还有一方印,名《放着我来》,边款是:墨自调,笔自制,刀自磨,与石为友,写我自己的字,人说艺术如何,我说,放着我来。

:之后创作计划是什么?

钟国康:做“钟国康”三个字,每一年我都会在创作中加新的东西进去,很多人怕变,担心一变就没有了市场,但在艺术中,原地踏步就是退步!我把我的工作安排到136岁,90岁出家!


微信小程序多商家
微信怎么弄小程序
制作拼团小程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