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河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社论畅通行政诉讼渠道要走出花炮困境

发布时间:2019-10-13 06:31:55 编辑:笔名

  (社论)畅通行政诉讼渠道,要走出“花炮困境”

  安徽多家花炮厂诉省政府一案,已经不是第一次进入公众视线。日前,隶属于安徽报业集团的中安站发布消息称,今年上半年,安徽省政府71次被推上被告席,其中20起已经审结,而花炮厂诉省政府案则是省政府唯一“被一审判决行为违法”的。

  2013年底,安徽省政府出台“45号文”,要求一年内关停全省所有烟花爆竹企业,且企业无论大小,省政府每家补偿80万元。2014年6月,安徽24家规模较大的花炮企业联合行动,先提行政复议,再向法院起诉,一度被拒绝受理。合肥中院于2014年11月受理本案,今年4月做出一审判决,确认安徽省政府的行为违法,并要求省政府于判决生效后60日内采取相应补救措施。判决作出后,诉讼双方均提出上诉,省政府认为其行为“不应成为法院直接审查的范围”,花炮企业主则认为,只认定行为违法,却未明确要求撤销相关决定,“补救措施缺乏可执行性”。

  一起标志性的“民告官”诉讼,省政府成为被告,且一审省政府被判败诉,这些不同寻常的元素都是各界瞩目的理由,但其正在进行中的二审却并不那么顺利。据澎湃报道,原定于7月9日开庭的本案二审并未如期开庭,安徽高院表示,因法院收到部分花炮企业主邮寄的撤诉申请,“法院需核实企业主的身份,并调查该申请是否为企业主真实意愿的表达”。撤诉是否自愿之所以留有疑问,是因为多位企业主向媒体表示,撤诉申请是企业所在地政府胁迫其签署的。

  “民告官”(行政诉讼)这事,一直不容易,过去是这样,现在可能有所好转,但依然不如民诉、刑诉这两类。“民告官”案件变得特殊,判决结果的各种数据(政府胜诉率奇高)迥异于其他案件,背后是法院在面对行政机关时的先天底气不足— 各级法院本身的人财物等处处受制于地方,这也是新一轮司法改革试图下大力气改变的局面。此次花炮厂诉省政府案的一波三折,不仅让人得以看到行政诉讼固有的一些老难题,同时可能还有一些干扰司法(或者说隔绝司法)的新手段。

  在已经推开的立案登记制改革背景下,各地均有不同程度的诉讼案件“爆棚”现象,以前被用各种理由挡在法院大门之外的诉讼,有很大一部分可以因为此项改革而立案,正如安徽省政府“今年上半年71次被推上被告席”。但必须提醒注意的是,民告官中所谓的“告”,绝不仅仅是能立得了案,还应当而且必须包括司法机关面对已经立案的各种诉讼时,能中立、公正、专业地对待每一个诉讼参与主体,那怕被告席上坐着行政机关一把手。整个行政诉讼流程中,民告官要变得趋于常态、且符合司法属性,那就应该逐步回到渐趋正常化的诉讼结果,行政机关也要充分尊重司法判决。起诉爆棚,依然败诉率畸高,则改革将浮于表面。

  过去“民告官”官司相对民事、刑事案件而言总量不多,并不是因为行政机关的依法行政能力强,没有违法行为、不存在行政纠纷,而是由于并不通畅的诉讼渠道遮蔽了此类社会纷争。同理,新一轮司法改革一些措施推开,各种政府机关越来越多地被推上被告席,这也并不说明政府依法行政能力在降低,恰恰相反,可能政府在向着依法行政的方向努力,而司法机关同样在试图回到纯粹的法律属性。由是反观花炮厂诉讼的二审遭遇,地方政府威胁花炮厂撤诉,与此前湖南衡阳发生“血铅案撤诉潮”一样,都是阻碍公民依法行使诉权的行为,因登记制改革的推进,已将“阻击战”的战场前移到了法院大门之外。

  司法改革的各种措施、设计为各界所瞩目,但好的改革措施绝不能像花炮一样只是听个响、看个热闹,而要逐条逐项落到实处。司法改革走出“花炮困境”,在于每一个具体案件的切身遭遇能有改观,以及在面对与既定改革方向相悖甚至试图阻挠改革推进的行为时,要拿得出强有力的反制措施。地方政府干扰司法程序,对涉事人与机构要有切实的惩罚,行政机关做错了事,法院也要敢于做出政府败诉的判决,而不被非法律因素所牵绊。

中医减肥
手机行情
选宠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