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河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重识中国制造制造业受阻

发布时间:2019-10-09 16:25:58 编辑:笔名

[重识中国制造]制造业受阻

中国服装制造业正陷入困境,脆弱者猝然倒下,坚守者仍在观望 已是三伏天,蔡旭辉的心却如掉进了冰窟窿。这位服装制造商努力让自己保持热情,投入寡淡的生产中,以保证企业正常运转。 坚持,是蔡旭辉和他的同行们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停工,则意味着失去客户,失去市场,继而彻底退出这个行业的竞争。 近年来,出口订单锐减,用工成本大涨,产品利润萎缩,企业融资困难,横扫全球的经济危机让中国服装制造业陷入一场前所未有的困境,脆弱者猝然倒下,坚守者仍在观望。 惨淡经营 “我干这一行十几年了,从没遇到过今年这样的情况。以后会怎样?不知道。”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晋江市依丝纺服装织造有限公司总经理吴程耀难掩沮丧和迷惘。 与往年同期相比,2012年这家公司的业务量足足缩减了近4成,开机率不过8成。 “不仅订单少,资金回笼也慢,拖欠现象非常严重。”吴程耀抱怨说,以前经济形势好的时候,一个月左右就可以拿到货款,现在拖欠三四个月是很正常的事。 产品几乎没有利润,但企业仍要硬着头皮开工。虽然原材料成本下降了约10%左右,但人工成本上涨得厉害,在业内原本就很透明的纺织品,利润空间被进一步压缩。 开工仅仅是为了维持企业的正常运转,告诉别人自己还“活着”。 “要维持老客户,保证熟练技术工人不流失,一停下来就完了,基本退出了这个市场。”吴程耀说。 成都某小型服装加工厂负责人告诉, 今年上半年公司只完成了价值1200多万的订单,而去年同期完成订单价值多达1900多万,同比下降36.8%。“从目前的情况看,下半年订单量减少则在50%左右。” 从事婴幼儿服装出口的四川红果制衣厂则面临更大的挑战,近三年来,其产值持续缩水。“前年完成产值5800万元,去年2400万元,今年上半年只有500万元。”红果制衣厂负责人颇为无奈。 小、微企业在死亡的边缘挣扎,大公司的日子同样不好过,尤其是对出口型企业来说。 宁波华美线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周晓南告诉,汇率波动的风险主要是客户来承担,考虑到人民币升值等因素,今年越往后期的订单报价越高,最近生意已变淡,出口量减少了2%-3%。 上海一家纺织服装出口企业相关负责人也表示,订单已下滑9%,主要因为现在企业出口综合成本在上升,但海外客户却以东南亚的成本价来对标压价,公司不得不放弃掉一些订单。 晋江市仁和企业业务部经理蔡旭辉告诉,公司利润缩减得厉害,“差不多缩了30%-50%”,目前只能是积极拓展南美市场,来弥补以前欧洲市场留下的“亏空”。除此之外,他还希望通过多多参加展会,来吸引更多客户。 蔡旭辉以采购商的身份赴香港参加了一次展会,考察春夏服装。让他失望的是,展会上参展商居然比采购商还多,成交量也不大。 蔡旭辉问了下周边的同行,不少公司都没什么订单,机器大部分都停了下来;有些经营品牌的公司出现了库存危机,产品积压严重。 不仅是出口受阻,内销形势也很严峻。蔡旭辉了解到的情况是,晋江一带一些专做国内市场的企业,订单量也大幅下降。而晋江只是当下中国众多纺织服装产业集群地生存现状的一个典型代表。 盟友抛弃 与订单下滑相比,被当初的亲密盟友无言的“抛弃”显得更为悲惨和无助。 “工资刚涨起来工厂就关闭了。”阿迪达斯苏州工厂的一名程姓员工向抱怨说,随着金秋的到来,他也感觉压力日益迫近。“虽然工资两年来平均上涨了500元,但好景不长,阿迪达斯苏州最后的这家直营工厂即将关门大吉,200多员工面临分流。” 台资企业裕元工业集团是阿迪达斯一个较大的代工集团之一,裕元在中国大陆设有众多工厂。据报道,截至2012年,裕元鞋类生产线为525条,其中分布于越南和印尼的生产线加起来达到286条,占比超过50%,中国大陆则有230条生产线。 2012年7月18日,阿迪达斯公司宣布,将关闭其位于中国苏州工业园的唯一一家在华自有工厂。在代工厂看来,阿迪此举无异于过河拆桥。 从1996年进入中国,阿迪对代工厂的要求就非常严苛,为了达到其要求,这些代工厂投入颇大。 据了解,2009年,阿迪达斯提出一项名为Gassa Milestone计划,该计划对代工厂的产能、设备、软件等作出评分,评分不达标的企业将被淘汰。由于这项计划,代工厂纷纷在培训、设备、软件上投入不少资金。 “一旦终止合作,仅我们工厂的设备损失就在300万元左右,我们现在只希望阿迪达斯方面能给出一定的设备补偿”。蒋留红表示。 蒋留红的敏恒实业有限公司是阿迪达斯中国区最大的帽子加工商,其旗下的一家服装厂产能100%依附于阿迪达斯。 为了配合阿迪达斯等国际生产商,敏恒实业2003年新建了6000多平方米的新厂房,并配套着绣花车间、印花车间、配件生产车间等等。 由于产能完全依附于阿迪,该企业平时基本没有接触其他客户,如果短期内找不到新订单,只有关厂一条路。 事实上,裕元工业只是国内众多被“抛弃”的制造企业之一,未来会有更多的企业遭遇同样的命运,对中国服装制造业来说“寒冬”还将继续。 寒冬持续 数据显示,今年4月我国纺织品服装对香港和东盟出口现异常高增长,当月对香港出口增长45%,对东盟增长71%。这似乎给中国纺织服装制造业带来一丝“曙光”,然而随着国家相关部门开展一系列调查,发现4月贸易中含有不正常的因素,数据有“水分”。 5月初,国家外汇管理局、国家税务总局、公安部和海关总署等联合加大对存在异常或可疑情况企业的核查力度。整治措施的出台促使出口中的虚假成分被挤出,贸易数据得以澄清。5月数据回归真实,当月纺织品服装出口增幅迅速从4月的18%降至5.2%,对香港和东盟出口增幅降至18.8%和14.1%。 尽管近日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上半年我国服装出口760.49亿美元,同比增长13.4%。交出了一份差强人意的期中考成绩单,但众多服装企业均向反映,目前海外订单呈现减少趋势,对下半年出口担忧。 在蔡旭辉看来,2012年中国纺织服装行业遭遇了比2007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时更加严峻的形势。随着欧元对人民币的贬值,欧洲市场持续疲软,难见复苏迹象,出口型纺织服装企业因此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创。 “2011年情况就已经很差了,当时预计2012年会好一点,没想到更恶劣。”对于未来,蔡旭辉感到悲观,“我还没有看到任何好转的迹象。” “估计2013年只能这样了,希望能平稳过渡。”他祈祷说。 在石狮纺织服装商会会长田启明看来,目前的状况还会持续多久,仍要看国际形势,“明年可能还不是很乐观。” 中国服装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陈大鹏指出,外需不振,内需趋缓,效益下滑已是不容回避的客观事实,短期内不可能有根本好转。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经过近30年的高速增长,中国纺织服装行业正在进入重要的调整转型期。 中国制造,正逐渐丧失其传统的价格优势。而纺织服装业目前遭遇的出口难,不过是诸多劳动密集型产业面临同样困境的一个缩影。

贵阳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南宁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伊春牛皮癣治疗方法
贵阳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南宁治疗宫颈糜烂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