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河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仙君囚爱:一只萌后出墙来 30.第39节 本是同根生

发布时间:2019-09-24 15:32:30 编辑:笔名

仙君囚爱:一只萌后出墙来 30.第39节 本是同根生

“你也想学还是想让她来教你?”他顺着她的话道,“我会跳,不用她来教。”云暖敛了去脸上的笑意道。她同兰芷之间说不上有仇,她陷害过她,她跟她打过架,兰芷没有讨到什么便宜,只是她还输给了兰芷,因为主君护她,当年她爱的主君护兰芷。

“什么时候会的,我怎不知?”她会跳舞这样的事情他还真不知道,“呵呵!你又怎会知呢?那时候你我还不认识,不过没有给人跳过就是了。”

“那改日给我跳,怎样?”那时候指的大概是她在玉宸宫里的日子,“呵呵!好!锦砚,我困了。”她主动揽着他的腰身,她从前只想给那个人看自己舞姿,现在她有了想展现自己最美一面舞姿的那个人。

第二日醒来后,身边的位置是空的,云暖扶额起身,外头天已经大亮。丫丫进来伺候云暖洗漱,梳着她的发丝道:“三殿下来了在后花园的湖心亭上。”

“知道他来做什么吗?”云暖看着铜镜中的自己,伸手描画着眉眼。“这个奴婢就不知道了,只见他们在下棋。难得见到这样的场景,王!看到该高兴,但蝶夫人就不一定了。”一朵素玉的桃花簪子插在鬓上。

“丫丫!我师父同锦砚的关系一直都这样?蝶夫人何止不喜欢我师父。”后头那句她没有说出来,还有不喜欢她,她用千羽的语气说道。

“也不是啊!听年长的宫娥说,在三殿下未被流放到琉璃岛的时候同殿下的关系挺好的,宫里头就他们两个皇子。”

“哦?那为何后来成了这样?跟师父的母妃有关?”当年的事情她知道的大家都知道,只是其中决然不会那样简单。

“当年三殿下的母妃的死是另有隐情的,但到底是什么奴婢就不知道了,反正那件事之后,三殿下就离开了宫里,殿下还偷着去过琉璃岛,不过给守岛精灵发现了。”丫丫四下看了看,压低声音道。

云暖拧眉思考了一番,看来他们兄弟之间,至少锦砚对魅生不完全没有手足之情。依照她跟锦砚这些日子的相处来看,也知他并非是一个看重名利的人,不然他就不会常同她一处,而该去九重天上为主君办事了。

之前他们之间还未现在这般的时候,他不就常去九重天吗?种种迹象表明锦砚同他的母亲蝶夫人不同。

她在心里这样寻思着,但一想会不会是因为现在喜欢他,所以才会处处觉得他是好的呢?

“夫人!你怎么了?”丫丫伸手在云暖面前晃动几把道。“没事儿,我出去一趟,他若问起就说我去了江少那儿取些东西。”云暖回过神来。

踏出东厢房,院中不知何时多了个高大的梨花树,还开着满树的洁白的花,她纵使记性再差,自己再粗心也知道,这树是原本没有的。

“想来是殿下弄的,奴婢起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从未见过开得这样好的梨花。”丫丫也仰着脖子看满树的洁白。

“梨落似雪映堂前,娇蕊羞颜分外白。”风吹着洁白的花瓣纷纷的落在她住的东厢房院子里,此景她难得雅兴了一回儿,抿嘴一抹笑浮在面上。

她不知道他是如何知晓自己喜欢梨花的,但他做了,不是为她还能是为旁人吗?这点自信她还是有点的。只是忽的转身时,她脑海中闪现了个画面,月白衣衫的男子在梨花林里吟着:“桃花落,梨花白,三分娇蕊,七分羞颜,抿茶醉。”云暖摇了摇头觉得自己大概是睡多了,才会这样。

江少风流倜傥的穿着牙白的长衫,躺在屋顶,他那支玉笛放在唇边,吹着乐曲时,江上的鱼儿会跃起。

“师父!看来以后不用动手钓鱼了,多麻烦,你随便吹吹这鱼儿就上了。”江少没想到云暖今天会来有些诧异。

“你来总不会是为了听我吹笛吧?又遇到何事了?吵架了?”江少懒懒的没有动弹,云暖今天是开心的,他看了一眼便知道,那句吵架不过是他故意说的罢了。他们现在很好。

“你是我师父就不能盼着徒儿过的好吗?你下来还是我上去?”她仰头看着江影寒觉得他师父有些奇怪。

“云暖,你说你为何会喜欢锦砚?”江少没有理会她的话,手枕头,阳光落在他如玉的脸上,似是有淡淡的哀愁。

“额!这个问题不好说,他对我挺好的。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便不会想起那个人。而且一点也不想。不过,师父!你有点奇怪,怎么啊?你是怕我留在这儿了?”云暖今天心情不错难得在江少那儿妥协了一回,一跃上了屋顶。

“呵呵!你怎么会留在这儿,这个我没有担心过。你该知道你我都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终究是要离开的。后来的世界你了解过扶风天吗?”原来忘记一个带来的痛是喜欢上另一个人,江少觉得自己有点白白担了花花公子,仙女杀手的名号。

“师父你没事吧?不会是许久没有回去想哪个仙女了吧?”云暖没太明白她师父话的意思更没有去细想,唯一想到就是昨晚受刺激。看着他们都是一对一对的,估摸着心中有些苦涩。

“被你说中了,言归正传你来想知道千羽的什么事情。”江少侧目看坐在她身边的云暖。用着千羽的容颜,可终究云暖还是云暖。那眼神只能是她才有的。

“哎呀!被一说这些倒把正事给忘了,这次来不是想知道千羽的事情,是想知道当年魅生母妃的事情,锦砚同魅生并不是如传闻的那样是死对头。相反,锦砚还是在乎这个弟弟的。”

“你是如何知晓锦砚在乎这个弟弟,而不是为了博取他的信任?”她在为锦砚说话,护着他的成分明显。

“宫娥说锦砚还去琉璃岛看过魅生,不过被守岛的精灵给拦了下来。若不是关心他这个弟弟,他何必冒着被扶风君责罚的危险去看他呢

仙君囚爱:一只萌后出墙来  30.第39节 本是同根生

?“云暖道。”你说的对,锦砚并不在乎这些,所以一直都是闭山修炼。这翰阳宫从前他是不回的,他们兄弟原本是和睦,可你别忘记了锦砚的生母蝶夫人。她是王后,她的孩子她定会想尽办法让他当上未来的扶风君。”

当年他云游在外时,曾经在扶风君的宫中住过些日子,他一个外人云游至此断不会管别人家的事情,只是天命弄人,百年后还是被牵扯了进来。

“魅生挺可怜的,母妃被毒死,自己被流放。他父王的心真恨。后来发现是误会又怎样,恢复魅生殿下的头衔又怎样,他受那么多的苦。我想让魅生同锦砚回到从前的关系,那样至少魅生不会那样的孤独。”

“劝你还是不要那样做,这个世界有这个世界的规矩要发生的事情,没有用的,你这样做也不会改变魅生的命运。就别在添乱。”

这个世界里头最奇怪的就是云暖同锦砚的关系,从前的世界里是没有这样事情,锦砚闭关,千羽住在凝春院。

“师父怎会觉得我是添乱呢?我不想看到他与魅生手足相残。若锦砚站在我们这边,蝶夫人还能怎么样?”她倔强的说道。

“傻瓜,你以为能改变什么吗?还有一桩事要告诉你,魅生的母妃才是扶风君最爱的女人。”云暖听完一惊,怎么会这样?若最爱怎舍得在心爱的女人死后,将魅生送到琉璃岛呢?

“云暖!好好待着什么事情也不要做,锦砚他你也别……”江少的话还未说完便被一个清冷的声音打断。

“今日天色不错,本君来此处闲逛,看来来时辰有些不对。”主君负手站在那里,面上浮现的笑是惯有的,淡淡的不着痕迹的笑。明明是阳光明媚可却也能感觉到股寒气。

江少躺在那儿,云暖侧身听认真的听他说话,并未注意到自己此刻同她师父这样挨得其实有些近。

“锦砚!我来找他有些事儿。现在已经没了,我们回去吧!”云暖有些头疼怕他误会了什么,这个世界里她想锦砚又不知道江少是她师父。怕是回去待好好解释一翻。

“喝杯茶再走不迟。”主君看着江少道,“就是,该留下喝杯茶。我这儿恰好有上好的龙井。收集了花间的露水煮的。尝尝!”江少轻笑着说道。

云暖愣了一瞬道:“那我去煮茶。”看着架势是要留下喝茶了,不过锦砚的表情反应感觉应该没有生气,他笑着说的,云暖又觉得自己想太多了,于是便欢天喜地的去煮了。

“主君,她来问锦砚同魅生的事情。”江少坐请的姿势让主君上座,他心里没底不知道主君会怎样想方才的事情。

“她爱管这闲事,本君不怀疑。江少,她遇到事情第一个想到的人很多时候是你”

“我是她师父,教了她几百年,很多事情她习惯了。”主君的语气江少听不出是生气了还是其他。

主君笑了两声道:“那本君看来是要帮她改掉这个习惯。”江少微皱眉不语,想着难不成要将他解决掉?

“本君不会对你怎样,你是她师父,若是怎样了,她会伤心。”他伤她太深,深到她再也不愿见他,深到她放弃了他,去爱上了个凡人。

“她说主君待她很好。只是碍于她自己沾着千羽的肉身不好同主君商量有些事情。”江少莫名的松了口气,同主君说话的时候,他总觉得自己被压了下来,很容易输在气势上。他心里为云暖担忧,怕她再受伤,可又不能明着告诉她。

主君淡淡一笑,看着不远处,他回忆起当年事情竟都是伤她的。

三人喝了一会儿茶,云暖便拉着主君回翰阳宫。回来时候来院子里头坐了个人,穿着金丝绣的凤凰长袍。执着杯子小口的抿茶。

“砚儿,你有些日子未来看过母后了。看来凡间说的话还真不无道理。”蝶夫人看着踏门而入翰阳宫的二人道。

崇左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辽阳白癜病医院
武汉治疗龟头炎方法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好医生在线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地址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