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河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光伏补贴发放周期冗长两部委研究解决方案

发布时间:2019-11-18 18:32:22 编辑:笔名

一年1536亿元的补贴,原意是要促进光伏行业的发展。然而随着各地优惠力度、政策落实、补贴规则的千差万别,这种好意不仅面临着落空的尴尬,还有可能成为光伏行业前行路上的一大障碍。

“一边是国家的指标控制,担心全部上网对电网有冲击,一边是国家电网叫停全额上网项目,光伏企业只能拿到脱硫电价,而地方补贴迟迟无法到位。这些政策的出台对于盈利模式目前尚未明确的光伏产业来说,可以说是内忧外患。”一位不愿具名的光伏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

虽然作为环保的新能源,光伏产业的前景一片光明,但是在限电、补贴、土地使用问题等非技术性因素尚未明晰之前,光伏行业似乎还只能“跛腿前行”。

政策短板

作为一个先天基因较为薄弱的行业,光伏企业从诞生伊始就高度依赖政府的扶植,因此政策一旦发生风吹草动,行业发展轨道都可能会因此发生“偏离”。而其中对光伏行业影响最大的则是补贴政策的变动。

目前,中国传统火电发电成本大约0.4元/度,而光伏发电成本达到0.9元/度,存在着巨大差价。离开补贴,光伏几乎毫无优势可言。而补贴政策的“因地制异”却是该行业最大的痛点。

“我们遇到最大的问题就是各地政策不统一,盈利模式不明确,我们投入这么大,什么时候能够收回成本,现在都没有一个定论。”东莞一家光伏业上市公司负责人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光伏业的政府支持主要是三方面,一个是在建设的过程中有相应的补助,全国还没有形成统一做法。二是盈利模式不健全。卖电给国家并网的时候能有多少优惠,有多少盈利给企业,也无统一标准。第三是扶贫补助。村民装光伏产品,国家有相应的补助,甚至免费装,但这方面同样也缺乏统一政策。”上述负责人表示。

2013年,国家相关部委出台相关政策,对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按照0.42元/千瓦时进行补贴。之后各级地方政府也陆续出台了初装补贴、度电补贴等相关政策。目前全国有地方补贴的省份有16个。分布式光伏发电的上网模式分“自发自用,余电上网”、“全额上网”两种模式。两种模式的电价计算方法也大相径庭。

在“自发自用,余电上网”模式中,余电上网部分电价=当地脱硫煤电价+0.42元+地方补贴,其中,0.42元/千瓦时为国家补贴,连续补贴20年。而“全额上网”模式为,标杆电价 = 地方电网脱硫电价 +0.42(元/度)+ 差额,其中脱硫电价部分由电网支付,0.42元的度电补贴是国家对于分布式光伏项目的财政直补,而差额的部分则由“地方政府”补齐。其中用于,“全额上网”的补贴比“自发自用、余量上网”多近两毛钱。

由于全额上网在结算层面上享受标杆电价的同时还享受分布式特有的0.42元的度电补贴,所以差额部分就成了“烫手山芋”,发改委和财政部对此的争执由来已久,此前一部分由电网公司替地方财政部门垫付。

2015年,随着全额上网项目被国家电网一纸行文叫停,0.42元/千瓦时的补贴和差额都随之取消,光伏投资企业只能拿到脱硫电价。这对于尚未找到盈利模式的光伏企业而言无异于“雪上加霜”。

不仅如此,税收标准的不统一也妨碍着光伏企业的发展。“比如做大型的光伏管,不可避免地会占用一些土地,因为要铺开,那么占有这些土地是属于什么类型,是不是要征收土地税,不同地区的政府又有不同意见,如果作为土地开发来征税,将包含印花税、土地使用费、办理土地证、赔偿村民等庞大花费,但有的地方却觉得这是一个新能源,不应该作为建筑物来征税。这就会出现两种完全不同的成本计算。”上述东莞企业负责人表示。

据发改委人士透露,近期国家能源局也向国家财政部和国税总局致函,希望能进一步明确土地使用税和耕地占用税等税种,明晰收税标准。

迟迟不到的补贴

如果说政策的混乱还可以归咎为多头管理,那么补贴的“难产”则更多体现了政策的落实不到位。

国家规定光伏电价补贴从光伏专项基金和光伏电价附加费中支付,而电价附加费是采取延期支付的方式,这往往使补贴资金不能按时足额到位,影响资金的正常流动。光伏补贴发放不及时,已成为阻碍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重要问题,光伏企业本身资金压力都不小,而有的企业更是两三年的补贴都没有拿到,新项目难以为继,债务“压力山大”。

据了解,补贴发放的程序及周期冗长。现行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的申报、审核、拨付,要由地方财政、价格和能源部门初审,经国家财政部门会同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3家审批,然后再由中央财政拨付至地方省市县区级财政,继而发放至发电企业或由电网企业代付。企业拿到补贴时间有可能超过1年半。

随着新能源的迅猛发展,补贴需求不断增加,入不敷出也越来越严重。“光伏补贴拖欠的问题确实很严重,总量有200亿,这是在操作上出了问题,此前价格司专门开会讨论了这个问题,也在和财政部交接,这个问题很快就能解决。”一位国家发改委专家透露。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时璟丽认为,解决补贴拖欠,从资金持续性角度来讲,应继续提高附加标准,扩充资金来源渠道,提升化石能源成本;从项目获得补贴资格的认定来看,应该简化认定程序。

培养造血功能

在理顺补贴政策的同时,如何摆脱补贴则是另一个关系到光伏产业能否“长治久安”的关键所在。如何培养该行业的自身造血功能对于光伏行业而言更多的是一个“技术问题”。随着光伏产业技术的提高,该行业的发电成本正在下降。过去6年中,光伏组件价格下降了86.6%,系统价格下降了83.3%,光伏电价下降了76.2%。然而这一价格距离光伏企业平价上网还有一段距离。

此前曾有预测显示,2021年中国光伏将实现平价上网,而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则在不久前公开表示,“光伏发电补贴在未来8-10年内不会取消。”这也意味着光伏行业还要在“补贴”中匍匐前行一段时日。

“这个行业在经历了狂飙发展之后,国家的投入也不可能那么大,现在我们可以看到的情况是,光伏的发电已经可以进入到公共的网络,但是在与电网竞争时,(价格上)我们还有担忧。”上述东莞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

南宁最好的治癫痫病医院
云南看妇科去哪里医院好
徐州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廊坊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郴州市妇幼保健院